,

敏感膽小的小米幼齡結紮(飼主委託)

眼淚其實是不值錢的?!

今天受飼主的委託﹔依照協會的要求﹔帶小米到協會指定的動物醫院去結紮。這一篇不是要討論幼齡結紮的利弊問題,畢竟飼主當初也簽了認養的協議。而是今天我帶小米到動物醫院的時候,遇到有老狗飼主在問腎臟炎方面的問題。
一面觀察小米到動物醫院的反應,一面聽看看這位16年未見的醫生怎麼解釋病情。

一開始飼主很仔細在詢問醫療問題,問到後面醫生也安慰飼主要有心理準備。飼主充滿自責的情緒,認為是自己太晚發現狗消瘦的狀況。

我在旁邊聽著,很自然會想到斑斑。
這兩天土豆不在,我才有機會讓威利陪睡。
看到這兩天威利把頭往我床頭靠,我的直覺都是想到:這也是斑斑喜歡的動作。

這位女飼主的眼淚流出來了,我也差點忍不住要流淚。
我告訴自己別流淚,因為情緒只是一時的,眼淚是廉價的。

對於重病的狗或許該放手,過度的醫療手段想要挽留,就像今天在動物醫院聽到的案例,老狗全身插滿各種管,14天花了9萬,狗還是走了。

對於已經走了的狗,飼主太過思念,我還真怕斑斑不好放心的走!動物靈是一種很簡單的靈,既然簡單,那就該讓他們單純無憂慮無牽掛的走。

看著診療檯上要聞醫生、要聞陌生人的小米,我很高興她不是畏縮著。難免想到,現在才四個多月大的小米,有一天也將老去。

發表留言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